当代医学发展需要中医 东西方医学必然会聚
2016/05/30

  5月29日消息:近日,中科院院士陈凯先教授在上海中医药大学举办的“张江中医药国际论坛之中医药国际化发展战略”会议上表示,当代医学面临诸多挑战和困境,促使现代医学思路进行调整,中医整体的、多靶点的、多层次的作用和调解就显示出了价值,东西方医学会聚是必然趋势。

  当代医学面临挑战和困境

  陈凯先说,当前人类所面临的全球性健康挑战主要是非传染性的慢性病,如心脑血管疾病、神经退行性疾病、代谢障碍性疾病、肿瘤;病原体不明确、多因素导致的复杂疾病。调查数据表明,目前,中国慢性病死亡率在不同地区主要死亡疾病中占比70.80%,2030年这一比例将达到85.9%。

  同时,当代医疗模式还面临着两方面困境。一是以征服心、脑血管、癌症等非传染性慢性病为目标的第二次卫生革命受阻,启发了人们对现代医学模式———生物(治疗)医学的反思。美国针对心脏病致病因素的大样本流行病学调查结果显示,生物学因素(遗传在内)占25%,生活方式和行为占54%,环境因素占9%。陈凯先说:“这表明,对于非传染性慢性病的发生而言,人的生活方式和行为的作用远大于生物学因素。这些疾病的有效控制,要求医学模式的改革,即从生物医学转向生理—心理—社会—环境四个因素综合的新医学模式。”

  此外,医疗费用恶性膨胀引发的全球医疗危机,迫使人们对医学的目的、医学的核心介质进行深刻反思。

  医学模式变革需中西医结合

  1996年,GOM国际研究小组总结报告得出,要解决这场全球性的医疗危机,必须对医学的目的做根本性的调整,把医学发展的战略优先从“以治愈疾病为目的的高技术追求”,转向“预防疾病和损伤,维持和促进健康”。只有以“预防疾病,促进健康”为首要目的的医学,“才是供得起,因而可持续的医学”,“才有可能是‘公平的’和‘公正的’医学”。

  “从这个角度来看,东西方医学会聚,是当代医学发展的必然趋势。”陈凯先说,当代科学和医学发展趋势注重整体与局部、综合与分析、经验与实验并重。实验医学时代向整体医学时代过渡阶段,医疗的对象转换为人类的健康与疾病。医疗模式采用生物医学—心理—社会—环境—工程医学相结合,治疗手段则包含“预防、预测、个体化和公众参与”四个因素的综合作用。

  在陈凯先看来,中西医学要共同应对当代面临的健康挑战。“对当代面临的健康问题,现代医学的思路必须要有调整,必须有系统性的思考,在这样的情况下,中医整体的、多靶点的、多层次的作用和调解就显示出了价值和意义。”

  中医药需要创新发展

  中医药研究理想复方应该是“安全、有效、质量可控、机理清晰”等。想要达到这样的目标存在难点。且中药的辨证论治、随症加减原则,使得临床积累了大量的不同人群、组分、剂量的个体化疗效数据。“最佳中药复方理应从这些数据中提取,而不应完全通过动物实验筛选,但由于缺少方法学支撑,使之成为中医药临床研究中的重大技术难题。”陈凯先说,这些难题都需要探索和发展新的中药研发模式来解决。

  近年来,中医药研究逐渐显示出一些新趋势。陈凯先说,中医药研究的选题日益重视遵循转化医学的理念,研究的过程日益强调采用和遵循标准规范。研究方法更注重深入化、定量化、系统化。

  他建议中医药加强基于中药和天然产物的新药研究。“建国以来,我国在国际上有较大影响的新药研究成果,大部分是以中药和天然药物为基础研发成功的。例如青蒿素类抗疟新药的研究;三氧化二砷治疗白血病的研究等。传统中医药学应用中药治疗各种疾病,积累了丰富的经验,为发现行业开发新药提供了宝贵的线索和基础。